(一)住在这种栉比鳞次的公寓大楼里, 算是一种折磨两栋建筑太近的栋距让你每天清早都可以听到此起彼落的闹铃声、抑扬顿挫的锅铲声, 还有叫床(叫人起床)的吆喝声。 当然啦!也是有好处的,那是在华灯初上后的夜里, 在你准备好观望的工具后调查好每一扇窗后居住的男女人等、作息时间后, 开启的节目序列往往有令人鼻血尽流,经血干枯的可能。 由我的窗户往外拉开的幅角中,可以涵盖约十二扇窗, 同时可以看到对面厚重铁门后进出的男男女女。 在最上排左手边套房里住着的是一个化妆品专柜小姐, 这点由她每天出门穿的制服可以窥见浅粉红套装别着银缐蓝底的名牌, 这很容易可以在百货公司的大小专柜里遇见 她有着高挑的身材、披肩流泄的直发尤其额头长的漂亮, 每次在侧面窥视她总恍然有遇着萧蔷的昏眩感, 让我的阴茎在裤裆里不长进的跳动。 她叫做品瑄,是我最先窥探的对象,我的枕头旁放着的一条丝质高岔丁字裤就是她的, 每次把内裤贴在鼻子上、阴茎上我都幻想着能亲手将它由她胯上、骨盆上卸下, 并推开她粉嫩细致的双脚埋首进入她濡湿的丘壑中, 尽情舔食她带着透明汁液的粉红绉褶然后由白嫩的股间尽情的插入, 然后把精液狂泄在她的子宫中。 当然啦!常常我是泄了,但是是泄在带着她骚味、粉味、体味的内裤上。 没错!她的确很骚!以现下y世代的年轻人来说, 该叫做辣妹尤其深夜外出穿着的短裙,可以由笔直的大腿瞧到隐约招摇的股沟, 我很清楚的明白这点。 也许白天丝袜穿太久,晚上她是很少穿丝袜的, 我曾经在望远镜中窥见她内裤旁翻出的外阴唇上带着几丝毛发 在空气中恣意的翻飞着瞬间让我口沫泉涌。 而我却仅只是在五十公尺开外窥望而已, 如果相对而坐真不敢保证我不会跨步而上, 撕开她的衣裳、扒开她的内裤强把阴茎塞入她的阴唇内, 死命的抽插着而现在作为读者的你们,只能在铁窗后瞥见我伶仃的身影。 昨天夜里,在我过度睡眠后的失眠午夜, 我听见了对面铁门拉开的吱喳声我急忙将窗户拉开一小角, 往外窥探是品瑄和另一个短发挑染的娇小女人, 提着大包小包跨身进入大楼我翻腕瞧瞧时间, 午夜一点半一定又是外出狂欢后疲惫的夜归, 还好带的是女人否则虽属毫不相干的我,也隐隐会有一丝妒意。 由于品瑄的房间在我斜上方,以偷窥的第一要点--充分的视角来说, 有着先天的缺陷我急忙套上外套,带着我德州仪器出厂的20?100倍可调式单眼天文望远镜(连脚架)来到顶楼, 夜正阒静不惶有惊扰他人之虞,在品瑄房间灯亮的同时, 我已找到最佳的位置与视角架好望远镜燃起一根烟, 期待着有意外的演出让我不虚此行。 品瑄没有关窗就寝的习惯我早就知道,也许是在可能被窥视的刺激下, 一举一动都让她更能挑动情慾吧!记得上次偷窥时 她正张着胯股让她男友插着对着开敞的窗户, 我似乎看见她的眼光余尾瞄着我这边时闪时黯的香烟火花 张着嘴做作的呻吟着。 而那次她流泄出的淫水更是可观,不仅沾满了她男友短小的阴茎, 在她的阴唇间、菊花瓣的开口间、大腿内侧、雪白的床单上 全是晶亮、浓稠的汁液、在望远镜的视窗里 更可以看到一股股白稠黏液经过隐约可见的阴道由发红的小阴唇与阴蒂间濡濡溢出。 在望远镜的视窗里,我可以浏览品瑄房间里一整张床与周遭的少许空间, 他们大概已经累了正在准备盥洗,挑染女人坐在床头很快的把蓝色T恤脱了, 低腰紧身的长裤也褪到脚踝她穿着带雷丝的丝质内裤, 由前头半透明的区域可以瞧见浓密的阴毛相当茂盛。 品瑄站着更衣,我没法儿瞧见她的举动。 但由丢到一旁的白色丁字内裤可以知道, 她也同样脱着衣服。 很快的,两个人已经光熘熘的一丝不挂, 挑染女人身材虽然娇小身材倒是颇为可观, D-CUP的乳房坚挺着丝毫不感到地心引力的作用。 夜风由窗口吹入,她巧克力色的乳头明显的在发达的乳晕中突出, 当她站起来由背后更可以看到她股间丛生的杂草中鼓出的两团阴唇, 圆滑丰润的标示着这是个经常有人进出的门户。 而浑圆的臀部,两股向外稍嫌分离,屁眼旁多皱的花瓣、深褐发亮的色泽, 更使我无法不意会到我的阴茎也能顺利的由此通行。 女人家一齐洗澡是常事,在午夜即将入睡的时分, 这也不失为一种省时的方法。 不过花了十五分钟,她们就带着一身水气出来了, 两个人横陈在卧榻上一式的精光、满室的春光。 而这时候可以瞧见品瑄的身体了,她比较高挑, 全身是乳白色的乳晕是淡淡的粉红,就连阴唇也没有纵慾后的黯淡, 呈现曼妙的玫瑰色泽不瞒各位说,这是我看过最美的阴部了, 以日本的赞语来说十足是千中求一的名器。 他们两人还没有睡的意思,打开电视机, 透过遮挡住的方格毛玻璃我仍可以看出播映的是锁码台的节目。 两个人枕着数层的抱枕,窃窃私语着,没多久两个人竟凑身在一起, 亲匿的搂抱着而手也不老实的蠕动起来。 巧克力色的小手先在品瑄玫瑰色的乳头上撩动, 时而轻轻的划着圈圈;时而挑动那受刺激胀大的乳头 而品瑄也伸手到挑染女人的胯间上下揉动着圆鼓鼓的阴蒂。 我看出挑染女人有些发喘,原本紧闭的阴唇, 因充血露出一丝缝隙透明的淫水泊泊的流出, 一直沿着股沟漫布在屁股上渐渐不自觉的随品瑄手指的动作上下迎合着。 而品瑄的另一只手也在自己的阴户上摩索着, 沿着阴唇用中指上下划着指头上渐渐带出一丝丝的淫水, 映着光源闪闪生光。 接着,品瑄跨坐到挑染女人的身上,翘着屁股正对着我的视缐, 吐着舌头舔着阴户这个阴户早已是水汪汪的一片, 随着舌头的拨动涌起一阵阵波影而在我视缐内, 品瑄的阴户与花瓣一览无遗一股淫水延着阴唇流到大腿内侧, 正往膝盖流去。 她似乎有意张开双腿,充血的阴唇微微张开, 可以看到玫瑰色阴唇随着腰肢摆动倏开倏合 并缓缓抖动着。 这时候品瑄的舌头已开始在阴道内抽插着, 并沿着阴道壁往上舔动着阴唇与阴蒂右手同时也在菊花瓣处轻轻着抵着, 随着一阵阵的快感挑染女人绷紧的身子死命地张开玉股, 深深的迎合好似要把品瑄吸入子宫一般然后在阵阵痉挛后, 一股乳白的阴精射在品瑄艳红的唇上。 然后品瑄突然离开了视缐,带回一盒未拆封的纸盒来到床上, 包装纸上尽是日文还描绘着一幅棒状物事的说明图。 她很快地拆开纸盒,取出内容物来,是一根粉红色的电动阳具, 算算有二十公分长足足有我的阳具尺寸大小, 沿着阴茎上还可看到栩栩如生的血脉。 她顽皮的在挑染女人前比划着,然后作势前后晃动着, 接着我似乎可以感受到两人抱头淫荡着大笑真是一点羞耻心也没有。 两个人换成六九姿势交缠着,面向着我的是挑染女人充满青春气息的小脸以及品瑄粉嫩的阴户, 原来挑染女人这么年轻全没办法与她那成熟的阴唇与明显的阴蒂联想在一起。 电动阳具握在品瑄的手里,她舌头舔着挑染女人的屁眼, 一手将阳具的龟头在她阴唇间蠕动着由于实在湿透了, 小阴唇自动包覆住龟龟缓缓吸着因为角度不太好, 我只能断断续续的看到。 视缐内较明显的是品瑄那仍然泊泊流着淫水的阴户, 因为刺激充血小阴唇已经肥大在嘴唇的吸吮下阵阵抖动。 我看到挑染女人眼睛早已水汪汪的一片, 淫荡着嘶嘶的吐着长气蓦然一翻白眼,溢出两滴眼泪, 品瑄已将电动阳具插入她阴道有三分之二随着身体的抽动, 她更积极的用舌尖往品瑄阴道插着鼻尖更刻意的揉拨着阴蒂, 品瑄小巧的阴蒂这时在水光中已然充血胀大 带点淡淡的血色。 随着挑染女人腰肢的摆动,电动阳具已经连根插入她的阴户中, 除了本身蠕动的功能品瑄也适时的上下抽动着, 每一次向上抽出都带起涓涓的淫水,留在阴唇的左近, 也滴在我品瑄的脸上。 挑染女人好像又快攀上慾望高潮,只看她张开的屁股, 越来越快速的套向阴茎两手死命抓住品瑄的大腿, 左右摇晃着头部。 我知道她快泄了,勐地见她一弓身子,大力坐向阳具, 埋脸在品瑄的阴唇内微微抽搐着一股稠稠的阴精随着阴茎旁泊泊而下, 接着就是一段深深的喘息。 看到这儿,我又点燃了一根烟,同时把自己的阴茎由裤裆掏出, 漫布在阴茎四壁是一阵阵的麻痒难受我用手套弄着, 一边想着品瑄那玫瑰花般的小穴那充血湿润的阴唇, 还有鼓胀的阴蒂。 不知是点烟的火光让她察觉到是吗?我彷佛见到她翻过身来对着窗外微微的一笑, 一边推开喘息中的挑染女人将股间对着我呈大字型的张开, 用手指在小穴揉着她先由股间撩起淫水在阴蒂与阴唇滑动着, 接着伸出中指在自己阴道里抽插着。 由望远镜的视窗里,她水汪汪淫荡的眼神好似媚眼如丝的望着我, 舌尖还调皮地在唇边嘴角舔弄着应该是意会到正被偷窥着。 她相当兴奋,淫水不断着流着,床单已经是一榻煳涂, 美丽的臀部在浸湿的床单上向着我一迎一送菊花瓣明显的受到刺激开阖着。 随着她樱唇嘶嘶的吐气,手指在自己阴户内也越插越快, 腰肢已经绷紧的弓了起来然后见她侧过身去, 拿起那管湿淋淋带着淫水的电动阳具往自己阴唇间插入, 大约是阴户早已湿透了毫不费力就插到根部, 随着阴茎的蠕动她前后扭动着身子,另一只手竟在花瓣处左右的摩娑着。 由于视角太过完美,在她开始抽动阴茎后, 我可以看到小阴唇随着阴茎的进出时而翻出、时而陷入, 淫水沿着阴茎流过她雪白的手滴到床单上。 另一边沿着股沟流到屁眼的淫水,也在另一只手的抚触下涂满整个花瓣、整个玉股。 她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每一次都是连根的插入直达握柄, 然后拔出直至龟头可以看到她肌肤上已经泛起阵阵鸡皮疙瘩, 眼光开始散乱咬着编贝般的牙齿,扭着头失神的呻吟着。 在一段急促的抽插之后,她的阴唇已经充血带点红肿, 淫水像爆发的泉水般在缝隙中涌出最后在一阵痛苦的抽搐之后, 她蓦地拔出阳具决堤的乳白阴精向我的视缐射来, 滴落在被单之上。 而我马眼上的麻痒也在这时上升到了极致,在一阵舒服透顶的加仑笋之后, 我狠狠的把浓稠的阳精射向布满星子的虚空。 就在她射精的那一刹那间,我似乎瞥见她望向我怨怼的眼神。 隔天,我脑海里还是盈绕着她怨怼的眼神与迷人的小穴。 于是穿着最称头的衣服、怀着艳遇的心情提前下班来到她的百货公司专柜前。 「先生你好,请问需要什么?」很职业化的问候。 「请问你有这种香味的香水吗?」我掏出枕旁那件由她那儿偷来的丝质高岔丁字内裤, 递过去给她。 她接过手只瞄了一眼,脸上已是一片红晕, 低着头媚眼如丝的瞟着我。 「嗯!有啊,可是现在缺货,得等到我下班的时后才有补货喔!你准时六点再过来。 」我应允了她,带着雀跃的步伐,就在黄昏的街头胡乱的逛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