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薏是某私立高中的学生,清纯的面孔加上傲人的身材,使她受到全校男生的青睐,当然无论到何处都一定会成为男人目光的焦点。 「唉……真无聊……」文薏躺在沙发上,无力地埋怨着︰「爸妈到底跑到哪去嘛,我都快饿死了……」 墙上的锺已指到八点,文薏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算了,我还是自己先到外面吃吧!」 她心想正打算出门时,门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难道是爸妈回来了吗?也拖得太晚了吧!」文薏打开大门,看到的却是一名陌生男子。 「你是……」 「抱歉,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你父亲的同事,你父母临时有事,要到国外处理一些事务,大约要七、八天才会回来,他托我来照顾你这几天的生活,请多指教!」 「喔……」文薏虽然还有些疑惑,但还是让他进来了。 「对了,我的名字叫孝然,直接叫我就行了,敬语就免了吧!你一定饿坏了吧,我带了便当来了。」 他在文薏的对面坐了下来,直到现在,文薏才能仔细打量他的面貌,他看来十分年轻,似乎只有二、三十岁上下,长得也算清秀,猜想他应该是父亲公司里的新进职员吧。 用完餐后,文薏便到房间读书,大约十分钟后,文薏感到自己的身体渐渐发热,汗水不停的渗出,整件制服都湿透了,使得制服紧密的贴在身上,下半身的骚痒感越来越甚。 「啊……怎么突然……」文薏满脸通红,手情不自禁的摸向已经湿透了的下体,隔着内裤揉搓着阴核,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不停来回抚摸着乳房。 「奇……奇怪,为什么……我会变得如此……的情慾高涨呢……?」伴随着喘息声,文薏用模煳不清的声音说道。 「你想知道吗?」 文薏被门外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望向声音的出处,孝然正靠在门边,露出自信的微笑。 「是春药……已经加在刚刚的便当里了。」 「咦……?」 「怎么样,效果还不错吧,这可是我千辛万苦弄来的喔!」孝然一步步向文薏逼近。 「不要……不要过来!!」文薏虽然还穿着制服,但湿透的程度已经从外面可以一览无遗的看透,就像半裸一般。 「哼,我才不会强迫你呢,差不多再等一会,春药的药效就快达到极点了,到时候……我才要看看你怎么求我!」孝然索性坐了下来,慢慢欣赏眼前这个美少女的肉体。 「啊……不要看!」文薏虽然尽力压抑住想要自慰的慾念,但是正如孝然所言,药效逐渐在身体内扩散开来。 理智败给了慾念,文薏再度把手移向阴户,把内裤拨开,直接把手指插入小穴之中,淫水已经溢得满地都是。 「我……好热……这种感觉……」文薏不由自主加快插入的速度,同时也玩弄着丰满的双乳。 「真是淫荡的姿态呀……你真的是高中生吗?」 「不要再说了……我……」 「你的小穴似乎很享受呢!淫水流个不停……」 「……」文薏羞得说不出话来。 听见孝然猥亵的话语,她再也无法压抑逐渐升高的快感,虽然心里否认孝然的话,但是身体的反应却忠实的表现出来。面对即将来临的高潮,文薏的动作加大,喘息声越来越急促。 「不行了!要去了!」 手指深深的插入小穴,肉壁因高潮而开始收缩,文薏纤细的身体抵挡不住如此强烈的快感,整个人瘫软在地。 「哼……这么快就泄啦……接下来还有更好的呢!」 孝然拿出预藏的绳索,把文薏的双手绑在背后。 「你……你想干什么……」文薏露出害怕的神情,不停地挣扎。 「放心,我是不会对你这么可爱的女孩怎样的。」 虽然这么说,但双手被反绑,稚嫩的肉体完全暴露在今天才刚见面的男人面前,心里自然会有恐惧感。当文薏这样想的时候,她觉得身体又开始发热,蜜穴也搔痒起来,而且这种感觉比刚刚还要强烈,还要明显。 「啊……」 「怎样?这种春药的效力到现在才真正发挥呢!是不是很想要啊?」 文薏已经受不了体内的慾望,从小穴溢出的淫水像泛漤般流出,但是她的手被反绑在背后,没办法替自己的小穴止痒,尽力摩擦大腿的结果反而是让情慾更加高涨,直到此时,文薏才了解孝然绑住她双手的目的。 「不要再忍耐了,想要就说啊!」 「……」 「不要就算了,我可要先走了。」孝然转身向门外走去。 「啊……我……」文薏终于抛弃了最后一丝的理智,现在的她只想快点体会到被插入的快感。 「拜托你……插进来吧……」 「说了那么多,淫荡的本性还是出现了吧!既然你想要的话,就先帮我弄大吧!」孝然站在文薏面前,掏出他的肉棒。虽然还不是很硬挺,但是尺寸却大的惊人,如果完全勃起的话,少说也有25吧。 「哈啊……这么大的……」还没有任何口交经验的文薏,战战兢兢的伸出舌头,舔弄龟头的部位。 「啊……我竟然肯替一个初见面的男人做这种事……我到底……」 就算孝然的性经验多么丰富,看着眼前这位面貌清纯的高中女生,正以生涩的技巧玩弄他股间的巨兽,血液逐渐往下半身流动,在文薏的努力之下,整只肉棒终于直挺挺的站立起来。 「真不错……接下来……」孝然突然抓住文薏的头,并且把阳具塞进她的嘴里。 文薏没有办法用手推开,只好乖顺的吞吐着这根肉棒,肉棒在他口中的充实感,使她开始主动加入吸吮的动作,而且此举也使得文薏的下体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孝然注意到文薏的改变,淫邪的笑了起来︰「含我的家伙也会高潮吗?真是好色啊!」 「唔……唔……」口中的巨兽让文薏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扭动臀部。 「该好好的玩弄你了!」孝然把肉棒抽出,上面沾满了文薏的口水,发出异样的光泽。 「已经都湿透了,看来应该可以轻松插入才对。」巨大的阳具对准年幼少女的洞口,孝然不急着插入,在小穴周围摩擦着。 「啊……快一点进来……不要再刺激我了……」 「要我进去可以,不过你要当我的奴隶,不管我说什么都一定要照做!」 「好!你说什么都好……!拜托你快插我吧……!!」 「真是淫乱的奴隶啊,非好好的惩罚你不可!」 「啊……主人……用你的大肉棒来惩罚我淫荡的小穴吧……」文薏彻底被慾念给操纵了,毫不羞耻的说出亵语。 孝然腰一挺,肉棒随即隐没在小穴中,大量的淫水从接缝处溢出,在淫水的润滑之下,孝然轻而易举的刺穿处女膜,直接进入深处。也许是春药的作用吧,文薏并没有因处女膜破裂而痛苦,反倒是被插入而得到的快感,很快的蔓延到全身。 「好舒服……求求你……不要停……!……啊……」 「如何?双手被反绑边被插入的感觉很爽吧!」 「是……是的……文薏好爽……好舒服!主人……请你尽情的插入吧……」 毕竟还是处女的身体,受到如此的对待,文薏早已抛弃掉身为少女的矜持,发狂似的享受肉棒带给她的快感,脑中一片空白。 「啊……主人……你好厉害……弄得文薏……快要泄了……」 「又要去啦?我还没玩够呢!」孝然停止活塞运动,把肉棒拔出来。 「啊……不要!」文薏突然感到空虚,高潮的感觉瞬间消失了。 「主人,我还要……」文薏用她那双足以使所有男人慑服的双眼,以极为媚惑的神情看着孝然︰「再干我好不好?人家的小穴好痒……快要受不了了……」 「放心吧!我只是要换个姿势而已,马上就会让你更快活的!」孝然躺在床上,雄伟的阳具仍然高举︰「你自己坐上来吧!」 「是……是的,主人……」文薏跨坐在他上面,很快地肉棒又再度插入小穴之中,文薏不自觉的发出欢愉的声音。 「你自己动吧!」 「嗯……」文薏主动摆动臀部,把身体重心移向下,这样做果然插得更深,而且不停晃动也使她体内的肉棒向小穴四处撞击。 「没想到……这么舒服……实在是……太棒了!」 这时孝然也伸出双手,抚摸着文薏的双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却十分的坚挺,孝然技巧性的揉捏早已胀大的乳头。文薏上下都受到刺激,不停地喘息着。 「主人的技巧……好棒呀……我不行了……要去了!」 「好!你就尽管去吧!淫荡的奴隶!」孝然抓紧文薏的纤腰,配合着自己的动作用力向上抽插,几乎每一下都直抵花心。 孝然感受到自己的肉棒有被逐渐勒紧的感觉,让他也承受不住,就要释放出来︰「唔……真紧……我也快射了……!」 「啊……请主人……射在我淫荡的小穴中吧!」文薏陷入极度的狂欢之中, 拼命扭腰摆臀,乳房激烈的晃动。 「啊……!去了!为我生小孩!」 文薏的身体开始痉挛,肉壁勐烈地收缩着,几乎在同时,磙烫的精液大量射出,打在小穴的最深处,文薏体会到绝顶的快感,无力的倒在孝然的怀里。 「主人……文薏好舒服……小穴的感觉好爽喔……感觉到小生命结合中。」 「是吗?你果然是好色的奴隶,我没说错吧?」 「是的……我是好色的奴隶……所以……所以请主人以后也像今天一样对待我吧!」要不是亲眼目睹,还不敢相信这种下流的话语是从这么可爱的少女口中讲出来的,孝然从她的身上得到了极大的优越感。 「以后非好好利用她不可……还有这瓶春药……最厉害的地方并不是指短期的效果而已,就像毒品一样,只要用过一次,就永远没有办法自拔了,其药性的强烈,是足以把一个清纯的女孩彻底变成淫荡的奴隶的,这点已经在文薏的身上获得证明了。」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明天还要上学呢!」孝然把逐渐软化的阳具拔出,文薏露出失望的表情,但是主人的命令是绝对的,她只有服从主人的指示,乖乖的准备明天的课业。 「很好,奴隶就是要听话才对。」孝然拍拍她的头说道。 「明天我会让你更爽的,好好睡吧!」 「是的,主人晚安」